怎么会看不穿那刘表和蒯越的轨迹

分享到:
大汉,原国都洛阳城内,屡次遭逢大难的大汉,原原本繁华秀丽早就已经不复存在,洛阳一地,本有人口近百万,但是如今,却是户籍凋零,土地荒芜,自从董卓霍乱京师之后,百姓十不存一二,就算是能够侥幸活下来,也是早早的便离开此是非之地了。
 
    但是洛阳的破败,也不能掩饰他乃是战略要地的地位,曹操在无有关中之前,便在此地屯军近万,如今,西有马腾韩遂为隐患,南有荆州楚王,北有并州张燕,东面更是已经在李林的控制之下,所以这洛阳不仅成为了四战之地,也是成为了蒯越口中的一路关键的人马。
 
    高耸的城墙,尽管破败,但是也无可掩盖洛阳城从前的辉煌,而在城内,算是当年大汉天子的皇宫吧,不过已经经历了多次的焚毁,曹操占据洛阳之后,也只是简单的修缮了几个地方,勉强作为自己安排的河南尹的府邸,而就在这府邸之中正堂之上,此时便正坐着一名将军,体态微胖,一看便知道不是那种好勇斗狠之将,长相还有几分的隋和。
 
    此人不是别人,真是在曹操北上抵抗刘和之时,专门安排在这洛阳之中,把守曹操西线的钟繇,在长安之外,跟马腾协商之后,放弃了陈仓等地,而又用计挑拨马腾韩遂,使其二人有一次反目,也可见钟繇乃是智将,而非莽夫。
 
    而后,曹操黄河岸边打败,幽辽军南下,钟繇得曹操令,不许出兵,必需要把手好长安洛阳等地,而洛阳长安,既有山川之利,又有崤函之险,更有虎牢,函谷,潼关等险要关隘,只要钟繇死守不出,李林想要西进可是要飞上很大一番功夫,曹操也是为了逼李林南下,在豫州与自己决一生死,可惜,许昌城下的巨响,打破了曹操的计划,而曹操也因为这些惨死在李林之后,许田之南,倒是跟汉献帝死的地方差不了多远,而洛阳长安,从此就成为了曹丕治下,而李林重心乃在兖州,豫州,徐州等地,不再洛阳长安,所以别看李林与曹军,楚军大战,但是这洛阳,依旧是风轻云淡,一片春色,生机盎然。
 
    但是这并不代表这里的暗流涌动,北方刘和早就在等待时机攻克此地,而东面李林也是派遣麾下大将高览领以万大军驻扎在荥阳,以防钟繇,而荆州刘表又是急于与李林交战,得到中原,又听从了蒯越一举两得之计,派兵过武关,北上洛阳,曹丕也是派遣一万曹军精锐,增援钟繇,别看现在颍川乃是天下聚焦所在,因为李林与刘表在那里大战,但是这洛阳,又何尝不是一个未来的焦点所在呢?
 
    “哼!”大殿上,一声冷哼响起,钟繇拿着刘表派人送来的书信观瞧,等到送信之人一走,立即就气氛的哼了一声,将书信摔在了地上。
 
    下面站着钟繇之子钟毓(别跟我找钟会,就算是现在钟会生了,其实吃奶的货呢!),一见父亲这般的愤怒,立即拱手道:“父亲,那刘表麾下大将王威已经带着一万大军过了武关了,而主公也派来成廉带领一万精锐支援洛阳!不知父亲是否要答应刘表之意啊!”钟繇把守洛阳长安这么久,现在曹操都死了,说句老实话,钟繇在洛阳那简直就是山大王了,没人会可以制约他,现在有增兵两万,实力更是大增,钟繇绝对有机会也又势力据虎牢关,武关两座雄关而守,在洛阳称王。
 
    但是钟繇还是跟别人不同,曹操既然能够把钟繇放在洛阳,长安这样的要地,必然就是知道钟繇对自己的忠心,对曹家的忠心,而此时此刻,看到了刘表的指令,这让钟繇很纠结,自己现在的主公曹丕,虽然食欲是投靠了刘表,但是自己可是不愿意在多一个刘表这样的主子,现在更是好了,都直接给自己下令,命自己带领大军东出虎牢关,沿着黄河南岸,攻打东郡等地,对李林形成口袋之势。
 
    钟繇看过了刘表的书信怎么能够不怒,立即厉声说道:“哼!难道主公就没有看出来,这乃是刘表,蒯越等人的奸计,这是要消耗我曹军的兵马,意图完全吞并我曹军啊!”
 
    钟毓拱手道:“父亲,现在大军已经北上,若是父亲不出兵,恐怕会落得刘表口实,不禁害了父亲,主公那边也是打错啊!”
 
    “嘿!”钟繇愤恨的晃着脑袋,缓缓说道:“老主公愤然离世,惨死与李元杰之手,某岂能不很那李元杰,岂会不想立即出兵攻打李元杰,但是那李元杰早就已经有了准备,刘表和蒯越以为那荥阳的高览是李元杰安排的摆设吗,若是我军出兵虎牢关,定然无法打败善于野外作战的幽辽军,据险而守上写困难,竟然还要主动攻打,岂不是自寻死路,这不是刘表要加害我父子还是何故?”
 
    钟毓一听,显然是明白了这刘表的奸计,低下头,不再说话,四周便沉静了下来,此事,一名士兵打破了这样的平静,士兵飞跑进来,跪在钟繇面前拱手道:“禀告将军,成廉将军派人送来主公密信!”
 
    钟繇一听,眼睛立即一亮,一挥手,钟毓赶紧接过来交给钟繇,钟繇打开书信仔细观看,眉头立即皱了起来,缓缓的点了几下头,对士兵道:“好!你辛苦了,下去歇息一会!”
 
    “谢将军!”士兵又跑了出去,而钟繇则是吧书信交给了自己的儿子钟毓,让其观看。
 
    钟毓一看,面上倒是露出了惊讶,指着书信,看着钟繇说道:“父亲,主公这意思是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钟繇点点头,道:“呵呵,我就说嘛,有荀攸大人和毛阶大人在,怎么会看不穿那刘表和蒯越的轨迹,既然主公然我们接着死守洛阳,只派出五千兵马为疑兵,为的不是迷惑李林,而是要迷惑刘表,到时候随便打一场败仗回来既可以了,也不会在刘表那里落下口实!”
 
    钟毓迟疑道:“但是,那刘表可是派来了一万大军啊…………”刘表派兵有两层意思,谁都可以看出来,一是增援总钟繇,怕钟繇兵力不足,二也是要监视钟繇以及曹军,就怕曹军不完活,自己在颍川跟了打得火热,最后无论是胜是败,刘表自己可是损失不小,而你曹军不出力,还得到了修养生息的机会,刘表怎么会放心,当然就是假借增援的名义,逼着钟繇不得不出兵攻打李林。
 
    钟繇面色阴暗下来,幽幽说道:“哼!那些个荆州兵马不足为惧!只等王威等人前来洛阳,某宴请几人,到时候雅书你带领五百兵士埋伏,等到为父号令,杀进来,一个不留,然后叫人夺取兵符,受了荆州的人马,其余将领皆拿重金收买,其后假扮王威等人出虎牢关攻打李林,然后吧责任推到李林的身上就行了!”
 
    钟毓面色一喜,立即激动说道:“父亲,果真是妙计啊!”
 
    钟繇眯着眼睛说道:“哼!这,为父报仇,而荀谌可是明白,现在曹操的境地可是不同乐观的,四面都是敌人,乃是大汉天下众矢之的,而说是北上攻打刘和,刘和小儿根本不足为虑,但是刘和败了,北面李元杰岂会善罢甘休。
 
    结果则是印证了荀谌的话,曹操败在了李林手里,最终也死在了李林手里,虽然荀谌没有预料到曹操会这么惨,但是也是知道这一会曹操不会讨到什么便宜,可是一旁的袁尚一听要北上可是激动不已,等待多年的报仇机会终于来了,立即请命曹操,本来曹操是要满口答应的,但是荀谌私下一封书信,让曹操打消了念头,也可见这荀家的这一帮子孙,皆是智谋超群之辈,而这荀谌跟那荀彧和荀攸比起来,更是多了一份的狡诈,当然了,这也都是因为荀谌要为了袁尚着想,毕竟他乃是袁家最后的希望,没有十足的把我荀谌怎么让袁尚犯险…………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pk10大小改单-北京赛车pk10购买平台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pk10大小改单-北京赛车pk10购买平台 » 怎么会看不穿那刘表和蒯越的轨迹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